關於鈍劍的” 攻擊權 ” 規則

依據FIE 擊劍規則—第五章 擊中的有效性和優先權 VALIDITY OR PRIORITY

前提 Preface

t.55 裁判應根據下述有關鈍劍的比賽原則,獨立對擊中的有效性或優先權做出判決。

一系列交鋒的準則 Respect of the fencing phrase

t.56

  1. 每一個正確的攻擊行動,必須有被防守或被完全避開的回應。即比賽雙方要有一個相互協調的對抗應答過程,才能構成一個交鋒過程〈參閱 t.7.1〉。
  1. 判斷一次進攻的正確與否,應從以下幾方面考慮:

(a) 直接或間接的簡單進攻(參閱8.1)的正確方法是:當伸出手臂,在做出弓步〈lunge〉或飛剌〈fleche〉動作之前,劍尖已先威脅對手有效部位。

(b) 複雜進攻(參閱8.1)的正確方法是:做第一個假動作時就伸出手臂,在進行連續進攻動作並做弓步或飛剌進攻時,劍尖威脅對手有效部位,但不可收回手臂。

(c) 向前一步弓步或向前一步飛剌進攻的正確方法為:向前一步結束之前以及進行飛剌或弓步之前就已伸出手臂。

(d) 一個動作無論簡單或是複雜,做向前一步或假動作時,如因手臂回收,就不能判為進攻,只能判為一個準備動作,可能因此導致對手發動攻擊動作或防禦性的攻擊動作時(參閱 t.8.1)。

  1. 在分析交鋒過程中一次進攻的優先權時,必須注意以下情況:

(a) 在發動進攻時,如果對手不處於“擊劍線"pointin LINE(參閱10) 可以運用直剌、轉移剌、交叉剌進行進攻,也可在進攻之前運用一次擊打或有效的假動作迫使對手防守。

(b) 在發動進攻時,如果對手處於“擊劍線"(參閱10),進攻者應該事先撥開對手的劍。裁判應該注意的是,只是簡單地輕輕擦過還不足以判為撥開了對手的劍(參閱 t.60.5.a)

(c) 如果進攻方尋找對手的劍以便撥開它,卻沒碰到(已避開),則優先權轉到對手。

(d) 向前交叉步是一個準備動作,此時,所有簡單進攻對其都具有優先權

t.57 防守還擊:簡單還擊可以是直接的或者間接的,但是為了防止進攻者隨後進行的所有動作,還擊必須是及時的、毫不猶豫的或沒有停頓的立即完成。

t.58 在一個複雜進攻過程中,如果有一個假動作被對手碰到了劍,對手就有權還擊〈the right of riposte〉。

t.59 在複雜進攻的過程中,對手有權反攻,但是必須在一個擊劍時間的進攻結束之前作出的反攻才有效。也就是說,反攻必須在進攻者已經開始進攻的最後一個動作終止之前擊中,反攻才有效。

 判斷 Judging of hits

t.60 在執行上述鈍劍的基本比賽規則時,裁判必須對以下情況做出判斷:

  1. 在一系列交鋒過程中,如果比賽雙方同時被擊中〈hitsimultaneously〉,那就可能被視為同時動作〈simultaneous action〉,或視為相互擊中〈double hit〉。
  1. 同時動作是由於雙方選手同時產生進攻意圖並同時動作,在這種情況下,即使有一方選手擊中了無效部位,雙方擊中均被取消。
  1. 相反的,相互擊中是因一方選手的一個錯誤動作造成的結果。因此,如果在兩個擊中之間沒有一個擊劍時間,判定情況如下:

 

  1. 只有被進攻者一方被擊中。

(a)如果他對一個簡單的進攻進行反攻〈stophit〉。

(b)他本應防守,卻盡力躲閃,而且沒有成功。

(c)如果他在一次成功的防守之後,停頓了片刻,導致對手得以重新進攻(連續〈redoublement〉、延續〈remise〉的或重複進攻〈reprise〉)。

(d)如果他在沒有擊劍時間優勢的情況下,對複雜進攻進行反攻。

(e)如果他處於擊劍線〈pointin line〉(參閱 10),但在對手的一次擊打或做纏繞劍〈prise de fer〉被對手移開劍之後,沒有防守而直接進攻,或者重新做擊劍線姿勢。

  1. 只有進攻方被擊中:

(a)在對手處於擊劍線〈pointin line〉時(參閱10),沒有撥開對手的劍就發動了進攻。裁判應予注意的是,只是簡單地輕輕擦劍而過,則不能判為撥開了對手的劍。

(b)去找對手的劍,卻沒有碰到(因為被躲避開了),他仍繼續進攻。

(c)在複雜進攻時,對手已經碰到了劍並立即進行還擊時,他仍繼續進攻。

(d)在複雜進攻時,猶豫了片刻,對手在這時做了一個反攻擊,他仍繼續攻擊。

(e)在複雜進攻中,做最後一個動作之前被及時反攻〈stophit in tim〉。

(f)他對對手的防守,採用延續,連續或重複進攻,而對手防守之後,沒有收回手臂,就立即進行了直接簡單還擊。

  1. 每當比賽雙方相互擊中時,裁判如果無法明確判斷錯誤出自那一方,雙方選手應成準備姿勢重新比賽。最難決斷的情況是,反攻擊中在複雜進攻的最後動作中是否具有足夠的優勢。一般而

言,相互擊中是比賽雙方同時失誤的結果,而且比賽雙方因此應重新成準備姿勢。(進攻者的失誤在於猶豫不決,緩慢遲鈍或假動作不夠逼真,防守者的失誤在於反攻延誤或遲緩)。